中国有着悠久的绘画传统,而梅花常与兰花、竹子和菊花被世人誉为“四君子”,这正说明了梅花那种坚贞高洁的形象和品质如同仁人君子一样受人喜爱和敬仰。世人画梅者众多,而能得梅花之精神气质者寡。南岭梅先生追求“山梅自在开”的艺术境界。笔下的梅花,色泽鲜艳而不妖,用笔厚重而不滞,构图饱满,开合有致,为观者传递了梅花那种“疏影横斜,暗香浮动”的动人神采,可以说是一曲时闻时新的红梅赞歌。
                                                                       —— 刘大为
(见神州风韵《首届华人书画艺术年展》全集)


南岭梅,1938年生于广东汕头。家在梅州南岭下,印度归侨。董寿平弟子。现为广东省侨联顾问、中国三峡画院艺术馆顾问。追求《山梅自在开》的艺术境界。探索属于自己的艺术样式和艺术语言,从生活中挖掘美的原矿,提炼艺术之美。试图让作品更具文学性和原创性。
    2005年,荣获文化部中国画研究院主办的《国际华人诗书画印艺术大展》优秀奖,在中国美术馆展出;
    2000年,其作品曾荣获中国文联举办的《首届华人艺术展》铜奖;
    1999年,入选由中国美术家协会和中国诗书画研究院主办的张大千诞辰100周年《华人书画名家精品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
    入选由文化部中外文化交流中心主办,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美术馆、中国国家画院作为学术指导单位,2009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重大艺术展览——中国画名家手卷作品展,作品《岁寒三友》7米长卷在中国美术馆展出。 由中国艺术出版社编辑、中国侨联主席林 军题签、文物书画鉴定专家张无碍作序的《南岭梅画集》新近在深圳出版。收入画家的梅画力作90幅和100多张珍贵的照片,记录着画家在艺术道路上的轨迹。

南岭梅国画网上画展作品如下:

NO:1 华夏春信 NO:2 梅花香自苦寒来 NO:3 一树龙梅似腾飞 NO:4 梅花带雪开
NO:5 冰雪精神 NO:6 冲天侨枝梅盛开 NO:7 洗净繁华不染尘 NO:8 竹外新梅几枝开
NO:9 松间数枝梅 NO:10 散作乾坤万里春 NO:11 花开祝胜利苞寒新憧憬 NO:12 冰雪精神
NO:13 描出香魁冠百花 NO:14 石畔梅花自在开 NO:15 故人为我折一枝 NO:16 先绽蓓蕾唤百花
NO:17 双梅图 NO:18 竹外新梅几枝开 NO:19 良友图 NO:20 梅竹图
NO:21 岁月如歌人生豪迈 NO:22 香 雪 NO:23 梅花傲枝 NO:24 山梅自在开
NO:25 花开吉祥结子如意 NO:26 梅花带雪开 NO:27 短墙一树老梅开 NO:28 梅花敢为天下先
NO:29 傲雪图 NO:30 欢喜吉祥 NO:31 岁寒见天心 NO:32 冠世精神分外幽
NO:33 心香慰知音 NO:34 清晖不厌多 NO:35 春信伴随馨香来 NO:36 心 香
NO:37 松风梅韵 NO:38 先绽蓓蕾唤百花 NO:39 梅花高洁君当如梅 NO:40 信笔画出两树梅
NO:41 《四君子》条屏      

                              梅 花 礼 赞
                                                                ■ 南岭梅
   
 我的家乡梅州,是一座美丽的山城。梅州境内多梅树,梅花是梅州的市花。纯朴的梅州人把它看作客家精神的象征。叶剑英元帅诗云:“心如铁石总温柔、玉骨姗姗几世修、漫咏罗浮证仙迹、梅花端的种梅州。”梅花独具坚强的品格,她敢为百花之先而凌寒独自开,向人 们报告春的消息。梅州人爱梅、植梅、赏梅、咏梅、画梅、形成一种梅文化。
    梅州历来多学校,一代代的读书人带着梅花的气韵、节操、品格走向各地,走向世界。许多梅州籍的名人如梅树上的繁花逸香远播。
    历代诗人留下许多咏唱梅州梅花的诗句。如宋代大诗人杨万里在广东任内,奉旨平乱时率军过梅州蓝田溪咏道:“一路谁栽十里梅、下临溪水恰齐开、此行便是无官事、只为梅花也合来。”足见梅州古时境内梅花之盛。今山川依旧,景色已改。蓝溪十里梅花虽不复存,但梅城百花州的梅园、千佛塔的梅花山、剑英公园的梅林、东山桥头的梅村……市内各处花园景点遍植新梅,每到花季,满城芬芳。正是“嫣红浅素星点点、千佛塔旁梅花山、人在花海望山城、始信嘉应是梅乡。”
     而潮塘古梅却仍旧牵动人们思古之幽情。我的一首题画诗云:“昔日蓝田十里梅、引得杨公诗兴来、只今唯有潮塘树、依稀犹似宋时栽。”梅开时节,驱车出城东十数里,沿曲折的山间小路盘旋而上,可达潮塘探梅,古梅就在离山巅不远处,大老远就可闻到阵阵梅香。梅花无言,梅香有意。这香气分明就是古梅在招引人们去留心它诗一般的美。
    顺一段石阶拾级而上,就来到古梅树下。只见主干分为数棵,盘曲掩映,远看疑是梅林,原本却是一树。树干最粗处约70公分直径。那苍劲龙种的老干,布满节疤,仿佛记录着古梅饱经沧桑,历遭劫难的历史。八百载冰霜风雨,八百度花开花谢,至今古树新花,风采依旧。最是那受到摧残的老干上,重新抽出的新丫,又绽出朵朵小花,愈显出它无穷的生机。灼灼红梅引来无数蜜蜂营营采蜜,好象是对花中魁首的礼赞。
    远观古梅,千枝百态,却又铁骨铮铮,疏影横斜,新枝挺拔,穿插有致,相映成趣。天公造物是多么和谐地寓多样于统一。古诗云:“赏心只有三两枝。”仰望古梅却处处是画,诗意盎然。
    环顾山前山后,青山幽谷,山坳一边是一个客家的农舍,玲珑的倒影映在潮塘如镜的水面。古梅就生长在这山青水秀的画图中,采山水之灵气而发无尽的芳华。“为访倩影归岭东、翻山越野觅旧踪;告慰故人春消息、梅开潮塘满树红”。是我阔别四十年后,重回故乡探梅归来所题。古梅引发了我对故乡梅花的无限情思,给了我艺术创作灵感的源泉。
    我自幼生长在梅的故乡—梅州南岭下,与梅花结下不解之缘。梅花在微风中颤动的花蕊和那淡淡的梅香,都在我的心中留下难忘的记忆,连同我的母校梅州中学的校徽上的梅花图案,无时不牵动着我对故乡梅花的爱恋。记得儿时,每值隆冬,校园里梅花盛开时,总要偷偷折一枝回家,插入瓶中观赏。诚如清代梅州诗人梁少玉诗云:“小阳春信到谁家、几日开来影未斜、折取一枝聊与赠、瓶中莫作等闲花。”梅花在我心中占有重要的位置。我矢志画梅,数十年呕心沥血,苦苦求索,用画笔来赞美梅花,就因了故乡的梅花情结。
    我爱家乡的梅花。我要实践我所追求的“山梅自在开”的艺术境界,画出别具特色的作品。让梅州之梅,香飘海角天涯,传遍万众心扉。


 


珍贵的记忆

在太原迎泽宾馆拜会柴泽民先生

96年暮春,正值我和山西美术界的一些朋友筹建黄河中国书画研究会,邀请了力群先生为名誉会长。推举赵望进先生为会长,姚天沐、田澍苌、王木兰、高相国等为副会长,闫志杰为秘书长,由我担任常务副会长。一天,老闫告诉我柴泽民先生来太原考察,下榻在迎泽宾馆。电话予约后,我和老闫前往宾馆拜望,柴老热情地接待我们。端起茶杯,我便开门见山地向柴老提出聘请他为我会荣誉顾问,柴老很爽快就答应了我们的请求。柴老从驻美大使卸任之后担任中国黄河文化经济发展研究会会长。致力于中美之间为两国文化经济交流牵线搭桥。对文化艺术方面的事尤为热心关注。我说:“柴老您当我们的顾问应当有个仪式才好,我们研究会想有个宴请。柴老也顺便和我们的机构成员见见面。”柴老说:“生活上的事山西省委已有安排,宴请就免了吧!”老闫说:“您参加革命转战南北,出使各国,对家乡的饮食文化想必久违了。我们不吃山珍海味,就请您和老乡们一同品尝太原面食如何?”柴老笑道:“还是闫记者会说话,看来这一回是盛情难却了!可是春华同志是广东人呀,乍就成了老乡们啦?”我对柴老说:“我是山西的女婿,起码也是半个山西人了。”说话间谢启源先生送来他和刘江先生编著的傅山书法艺术研究一书请柴老先睹为快。我也沾光购藏一部在手,成了我书架上讫今为止最为珍爱的书。我们和柴老约定次日上午十时在太原面食馆见面。并一一通知了研究会的朋友们。

第二天赶早我和老闫就打前站去安排包间订餐,谁知面食馆挂牌停业,吃了闭门羹。一打听原来是这一片的变压器出了故障。据说今天是星期天,要等星期一上了班,才有人来修。我对老闫说:“您是法制报记者,这事您来摆平。您打个电活给供电部门:就说能不能不要公事公办?为了欢迎柴老光临今天就特事特办了吧!”这一招果然灵验。供电部门听说是柴泽民来了,立马就派出工程车,一阵工夫就恢复了供电,面食馆一下子就灯火辉煌。面食馆经理高兴得口都合不拢。

    柴老和大家一一握手,亲切会见。并和我们一同饶有兴致地品尝堪称绝活的各色太原面食,感叹山西厨师高超的手艺。柴老笑着说:我们老西把面食都快做成艺术品了!席间,柴老接受了我们黄河中国书画研究会的聘书,成为我会的荣誉顾问。他勉励我们要弘扬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弘扬中华民族的精神。大家举杯祝酒,其乐融融。我端起酒杯走到柴老跟前给 他敬酒,柴老说:“春华你的梅花画得不错!明天上午我到你的画廊看一看,也好给你一个建议。”我说那就太谢谢了!宾主尽欢而散。当我们步出餐厅时,精明的经理早就备下纸笔索字。于是柴老和赵望进先生挥毫为太原面食馆写下了珍贵的留言,成了该店镇店之宝。

柴泽民先生莅临太原金龙画廊

    在太原面食馆聚会上,柴老提出次日到太原金龙画廊回访。高兴得我一夜没有睡好,一大早洒扫庭除,画廊里里外外窗明几净,迎接贵客到来。十时整柴老的车准时停在画廊门前。老闫迎上前去为柴老打开车门,柴老和我们亲切握手之后,把随行的一位老者介绍给我们,原来是柴老在抗战年代的老战友,己经退休。柴老怀念故交,专门约他见面共叙旧谊,今天就一道来画廊看看。太原金龙画廊是我8090年代期间在太原所创办,以收藏、展示名人字画包括我个人的作品,同时也是结交美术界朋友的一个窗口。柴老兴致极高地看了一些藏画,坐下来对我说:“春华你的收藏很有品位。数量也很可观嘛。”老闫说柴老您也有兴趣收藏字画吧?柴老说收藏也是一种生活情趣。

    老闫忽然问柴老:“您是怎么走上外交官这条道路的?”柴老说:“也没有刻意的追求,但早年确实是很喜欢学习外语,记得抗战时期一次被顽军查扣,搜出我一本外语词典,有个当官模样的头目恶狠狠地问我这是一本什么书?我告诉他是世界语字典,那人阴阳怪气地嘲讽我:你个穷小子学了世界语想上天呀!解放后我再见到他时,他因罪恶累累成了阶下囚。见到我时我告诉他我就是当年被你查扣的那个学习外语的穷小子。那人连说有眼不识泰山。”柴老说:“至于做外交官,那是革命的需要。有准备总比没准备好!李白说‘天生我材必有用。’一个人年轻时学习各种知识和本领,就是准备随时献身国家和社会。”

    看到一幅三峡的油画,得知是我所为。柴老说:“这是巫峡的一段,风光十分雄奇瑰丽,我去过这个地方,将来三峡大坝建成后不知会不会淹没了。能不能给我照此画一幅小的留个纪念?”我说好咧!等画好了给您送到北京。当时我正从油画转轨到国画,不想再提笔画油彩,就将三峡油画原作请山西省委老干部处帮忙有便车去北京捎给柴老 ,后来就挂在柴老的客厅。

    我向柴老汇报了我应广东叶剑英基金会邀请,将在974月叶帅诞辰100周年之际,在叶帅的故乡广州和梅州举办百梅展作品的创作进度和《南岭梅画集》的出版筹备情况。柴老认真地看了画稿彩照以及山西省美协主席姚天沐为画集写的序。柴老说:“姚先生的序言写得很确切,肯定了你辛勤的艺术实践和不懈的艺术追求。”柴老又说:“春华你的梅花画得不错,作为自学入门历经艰辛取得今日的成就,确实不易。但比之名师名门所出,你难免有所缺失。要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还要有高人指点。这样吧,你尽快到北京来我争取带你去拜一位大师。但是时不我待,要快。”

  说到叶帅,柴老说:“叶帅永远是我们最尊敬的人。回想起来,北京刚解放我和叶帅在工作上还做过搭档。当时叶帅任北京市长,我任秘书长。叶帅丰富的革命斗争的经历,以及外交方面的阅历和工作经验,处事为人都给了我很多的影响。”

    一起品茶说话,不觉近午。柴老起身告辞,老闫说:“柴老和我们一起共进午餐吧!”柴老说:“午餐就心领了。”我们目送着柴老的车渐渐远去。

  和柴老在一起的时候,我觉得他是一位慈祥平和待人亲切的老者。看不出这是一位身经百战的将军和历任匈牙利、埃及、泰国而至首任我国驻美大使,代表着共和国尊严的资深外交家。

柴泽民先生带我拜谒国画大师董寿平

    1996年8月12日,我动身去北京,同行的有记者梁新民和闫志杰。此行一为筹备九月由中国黄河文化经济发展研究会、民盟中央文化委员会和中国侨联为我主办的百梅展;一为柴泽民先生在太原会见时约定,推荐我来京谒见一位国画大师,拜师求教。对我来说真是意想不到的福从天降。

    次日上午我们先到外交部宿舍拜会柴老。柴夫人亲自为我们斟茶,说你们坐下慢慢聊。柴老的小客厅十分简朴但很有品味。客厅正面墙上挂有一幅白石老人和一幅陈半丁的花卉作品,另一边墙上有几个精致的小像框,都是柴老在各国大使任内的留影。特别是柴老偕夫人与尼克松总统以及与里根总统在白宫的合影。 照片上柴先生西装革履,夫人是一身洁白得体的连衫裙。可想当年柴先生出使美国,代表和维护我国的主权和庄严时,是何等的英姿飒爽,一派大国之风。闫记者很会见缝插针,非正式的就采访了柴先生,请他讲了在首任驻美大使任内的事迹和见闻。柴老娓娓而谈。经过多次的采访,不久一篇关于介绍柴老生平的访谈录就在太原日报副刊发表。

    柴老对我说:“春华,今天我要带你去拜的一位大师,他就是我们山西人最引为自豪的著名国画家董寿平先生。董老就在中日和平医院治疗养病,董老90高龄又是长期卧病,一般是谢绝会客的,今天我给医院打电话,董老今天精神好一些,答应让我们去。我们现在就出发吧!”我们上了柴老的专车,柴老让我和他一块坐在后座。一会儿就到了中日和平医院,得知董老住在三楼病房,住院部护士说医生不让会客,护士长问:“是谁看董老来着?”护士回答说是外交部柴大使,护士长这才说:“上去吧!”董老的病房是一个空间较大的套间,董夫人刘延年出来迎客,柴老先向夫人问好,我把带来的薄礼交给陪侍的小姑娘。董老正躺在床上休息,记者拿起相机就要照相,刘夫人生气的阻止:“不要拍,一个病人的病容,有什么好拍的!”董老听说山西来客就要坐起来。柴老说:“您不要和我们客气,躺着就好。我们来看望您,站着和您说一会儿话就行了。”董老一看是柴老来了就立即精神抖擞,坚持坐了起来,夫人赶紧拿过一件白衬衣帮他穿上,再披上一件医院的条纹外罩。董老让柴老看一看他脊背上一块 块呈现红斑的褥疮说:“老躺着也不好。”看见董老久病而显得十分消瘦身躯,大家都感到十分过意不去。董老高兴的和大家一一握手。柴老亲切的问候董老健康情况,董老谈到去年迁居说:“我一脚踏进院门就觉得磁场不对,后来果然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

    柴老从上衣袋里取出一张照片问董老你看这是谁?董老笑道:“这是张爰,他比我大六岁,我们在重庆时经常在一起。”董老思维依然十分亲晰敏锐,回忆起画坛往事,话匣子就打开了。谈笑风生,宾主间显得十分融洽。也就忘记了董老正在严格遵照医嘱接受治疗。柴老把我介绍给董老说:“他是咱们山西的画家,喜欢画梅,是广东梅州人。久仰董老的梅花,今天专程向您求教来的。”董老欣然答应说:“先看看作品吧。”柴老帮我展开带去的作品,董老坐在床上看了一幅墨梅对我说:“你很聪明,很有灵气,画得不错。”又看了我画的红梅,董老就示意不必再看下去了。看到画面上一些多余的笔墨,董老说:“要删繁就简,画出梅花的清韵才是高手。”董老让我说说我所知道当今画梅的一些画家,董老听后一一作了分析,指出他们的区别和优劣。我说我喜欢董老的梅花,有如启功先生诗中所言。董老笑道:“启功先生是我的朋友,他诗云:‘这般才是画梅花’是对我艺术的喜爱而已,这里边也有感情因素,不等于说我的梅花就成了画范了!画家应该是各有千秋,美也是丰富多彩的。如果大家按某家模式来画,岂不大家都成‘二把刀’了吗?!”

    董老问我你的艺术追求是什么?我说:“我力图追求一种‘山梅自在开’的艺术境界。”董老说:“很好。你不要去迎合世俗,也不要盲目追求时髦。画家应该执着追求自己的艺术目标,才能有所成就,在历史上留下自己的东西。”“画家要多读书,不断升华自己的思想境界。画家要有诗人的情怀,不断的从生活中去提炼真、善、美。一个画家要能够自省自悟,才能有艺术的良知。” 董老问我你知道悟字为什么这样写吗?我没有回答。董老说:“悟字就是吾心,也就是自觉。”“中国画家一下笔就要画出自己的人格来,中国画历来就讲究人品和画品。现在很多画家都在追求知名度。其实美誉度更为重要……。”谆谆教诲,表达了大师对后学的殷切期望。谈话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柴老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会见结束时董老和柴老合影,然后招手让我过来站在他身后,董老说:“柴老告诉我你的画集就要付梓,我现在已经不能提笔给你写点什么了,就留个影吧。

    辞别了董老。临出门时,董夫人认真的告诉我:“画家们来都不照相。”我说:“谢谢董老,谢谢夫人!”

    我以自学而踏上艺术之路,得柴泽民先生推荐,在董先生长期卧病的垂暮之年,有幸得蒙先生不弃,以其精深的艺术见解为我指点迷津,使我获益终生。董老的教导我一直铭刻在心,我决不会辜负他老人家的殷切期望。在艺术上刻苦耕耘,力求多创作好的作品,贡献社会。以此来永远记念师恩。

 


返回